瀧先生

不为人而活,不为人而死

以前写的东西···没打完就丢了文档···别戳推荐哦

暴风雨之夜

1.

碇真嗣走下教学楼台阶时开始下雨,从校门人群巨流中左冲右突时变成大雨,站到大街人行道上时他成了落汤鸡,与浴室出奔的裸男只差个裸字。天气预报讲近期有大暴雨他没经心,没有带伞,雨衣也没有。行路方向正冲着风来处,只得一路劈波斩浪奋勇冲锋。一路上见到的行人个个风催伞翻人仰地,不由暗喜没带伞。书包不遮雨,帆布制的,标签说它防水,碇真嗣量它在这大雨水下不比他身上的校服挡水多,遂用外套捂着箍在怀里。只恐这也不管事,课本作业还是得湿。不过他想没事,独湿湿则众也湿湿,大家的书都湿,则大家的书都未湿。当下要紧的是赶快回去。美里今天有夜班,八点半是一定得出门的。他回去有二十分钟的车程,家里有中午...

谢谢大家的喜欢

这个账号,真的是很长时间没有登录了···所以也很长时间没写过什么东西,很抱歉。

刚刚登陆看到一下子五十多条通知···本来我还以为肯定还是冷冷清清呢!毕竟上一条发布都是十辈子以前的事情了!结果居然会有50+,简直是世界奇迹是吧!

不管是以前就认识的还是现在刚刚见面的朋友,大家好,谢谢大家。希望以后有机会一起喝茶谈人生(怎么感觉哪里怪怪的···)

嗯安利···

一个乙女文里的情节,画出来了

求一吻以赴死

怎么说呢,十分的,罗曼蒂克

53,拇指,地下停车场

从离我家最近的一个公共地下停车场入口走到最下面,共需要53步。

地下停车场,不知道大家能想到什么呢?

我想到的是苹果。

我写苹果的时候,虽然原型是从蕾娅太太的图来的,但写的时候不由自主把地下停车场写了进去。那篇文章,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全部是在地下停车场里发生的。地下停车场里碇找到渚,远远对峙,再在近处对峙,然后情况变化了,再然后渚就死了,全部全部发生在地下停车场。

我不喜欢地下停车场,但是它具有巨大的魅力。苹果里的地下停车场的描述,全来自于我某一次夜间外出、确切地讲是半夜外出。在十一点半多将近十二点时出去,十二点半多回来,在这一个钟头左右的时间里,在地下停车场大概呆了将近十分钟...

兀得想起一件事情

其实我上周五过生日来着···

想来想去决定在大号发一下看看有没人理我没人理的我真是太惨了熟人都不上线找不着人好惨好惨

特别平静地:
大概三年前左右的时候看过一个嫖文,嫖利威尔的。
这没什么。
然后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已经坑了,很惨。我意思是说这文写的很好,嫖圈高水准,可爱的不要不要的,连利威尔这么容易写崩并一崩不可收拾崩到十万八千里的角色都写好了,写的好可爱噢[那种可爱!我想大家都懂!就是有点讨厌老是爱动手!我们要拒绝家暴!]
为什么要坑啊!!!我最近闲的没事又重温了一下!太可爱了吧也!现在看也好可爱噢![当然也不是说没有缺点,也有的,比如说伏笔就埋得不好,还有日式轻小说文风]
但是真的是嫖圈高水准,如果作者愿意继续写的话我举双手支持并且愿意打钱以示鼓励。


还有一件事是这样的,前几天去某文体用品店,听见一[和我差不多...

浅谈薰嗣同人文写作手法

事实上是一种自嘲

Windy—仄仄:

1.夸渚薰

2.真嗣自嘲

3.看起来有意义但是不知道意义在哪里事实上就是没有意义的意义

4.边缘痛苦,即,无痛苦。或者谎言痛苦,即,假痛苦

5.谈人生,谈死亡,事实上既没人生也没死亡。即假人生与假死,即撒谎骗人。

6.[在文章最后进行似乎很有意义事实上没什么意义的]一句杀

我上不了小号了···大号也上不了了···呸呸呸不是不是,是QQ帐号登录进不去了···但是因为大号还绑了微博账号所以还能上·····想登小号···焦灼

1914.3.24.——1941.12.26.

北国夜雪,一定要写的呀,已经在开始了。

我给他的生日是三月二十四号,就是昨天,因为昨天下雪了。

名字是我造的,生日是我诌的,死期是我编的,他已经纯然是一个全新的人,而不是那个三好抑或真木克彦了,只是一件漂亮衣服,一个晕轮效应


©瀧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